书画纵横网

假洋艺术作品让人震惊

小女儿的眼睛出了点问题,去某大医院检查后诊断为右眼弱视,建议配镜治疗1-2年。于是,在医生的建议下我们来到了附近一家眼镜店。

一位年轻的女服务员看了看诊断书,马上从几个柜台里各拿出几副眼镜架。交流后得知,最便宜的一副镜架是400多块,其中一款“迪士尼”牌子的镜框女儿比较喜欢,价格是500多。服务员说,这个牌子质量还是比较好的,加上镜片配下来约700元。我对价格并不了解,只是颇好奇动漫帝国“迪士尼”公司,居然也搞起品牌扩展,涉足眼镜行业了。乘着空闲,到各柜台去转了一圈,一看不要紧,着实让人长见识,各种品牌的镜架琳琅满目,最贵的是“凯迪拉克”牌子,数千元一副,旁边还放有一个与汽车标志一模一样的名牌。我奇怪地问:“美国的汽车公司也生产镜架?”服务员纠正我说:“你搞错了吧?‘凯迪拉克’是意大利的汽车品牌,不是美国的。这是意大利原装进口的镜架。”我看了看标签,上面果然醒目地写着,产地:意大利(进口)。我反问:“‘凯迪拉克’汽车搬家到意大利了?这可真有意思。”我意识到,我在眼镜店可能遇到“达芬奇”家具了,于是赶紧走人。回到家中,女儿告诉我:“你看到的那个牌子不是最贵的,还有‘法拉利’牌子的呢!”当时,我就差点晕倒。不知道市场上有没有“劳斯莱斯”“迈巴赫”等所谓的奢侈品牌子的镜架,也不知道这些显赫的商标安放在小小镜架的什么位置才合适,更不知道消费者在买车呢还是在买镜架。

在课堂上,我向广告专业的大学生提问:“iphone,是什么产品的品牌?”学生皆答:“苹果公司旗下的手机品牌。”我说:“错!这是中国一款LED手电筒的品牌。”我在黑板上写下“百度、阿里巴巴、凤凰卫士”几个词,又问:“这几个呢?回答正确加2分。”也许受到刚才的启发,有人答:“‘凤凰卫士’,估计是山寨‘凤凰卫视’的品牌,应该是类似于‘洁尔阴’之类的女性卫生用品吧。”我说:“不对!这可都是少儿不宜的产品品牌。但是,你们都成年了,我可以讲这个。这几个品牌都是安全套、子宫帽之类的计划生育用品……”顿时,学生的笑声嘘声一片,课堂的气氛相当活跃。我正色道:“你们是学广告的,以后遇到某些混账的假洋鬼子品牌的广告业务千万别接,这样的昧心钱不赚也罢!”

美国著名汽车品牌“jeep”,在中国被注册为建筑材料的品牌,而且还有手表、服装、饮料等产品,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合法商标,只是与原有著名商标的产品行业种类不同,不得不让人吃惊。中央电视台也关注了这个事,有一则新闻的大意是:中国坚决维护外国知识产权和商标专利权的在华利益。“jeep”商标诉讼最终的法院判决是:注册为“jeep”建筑材料的商标无效。问题是,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吗?你先同意这样明显涉嫌侵权的牌子允许注册而且收费,再后来接到商标侵权诉讼,再以官司的方式去维护原有商标的专利权。如果别人不起诉,不就一直是事实上的侵权吗?这是不是权力机关出尔反尔、严重伤害政府的威信?这样维护知识产权和商标专利权的成本也是不是太大了?

去古玩市场转悠,见商铺中各式各样的铜菩萨很多,有的已相当破旧,看上去很有年头了。于是,我问:“老板,老古董我买不起,请问有新做的吗?”老板很耿直,答:“全是新东西,各种价位都有,随便挑!”如果,我换一种问法:“老板,新东西我不感兴趣,请问有没有值得收藏的真资格的老古董?”估计,回答未必就会这么耿直。前些天,路过相当有名的“达芬奇家具”门店,我连进门看看的好奇心都没有,赶紧离开。感谢央视等媒体的监督,不然这些“假洋鬼子”不知道要横行到何时。

各行各业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“假洋鬼子”,为什么会是这样?显然,有两个重要的原因:一是消费者的崇洋媚外,对本国生产的东西不认可,不自信。某品牌电视机的广告词是:“国际产品,回到中国”,语义很是耐人寻味。再是商家利用消费者的这种心理偷奸耍滑而且有利可图。不要说仿冒商品,一些刻意模仿大牌明星的“山寨”名人,每年也有上百万收入,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。有的外形不太像,就去整容。

回到美术界,假冒、仿冒的艺术作品可谓比比皆是,而且是古今中外遍仿。商铺、网店上的“高仿”名家作品的广告,堪称明目张胆。书画家以学习的名义模仿,只要不署别人的名字好像也不犯罪。有些号称原创与先锋的所谓当代艺术作品,只要稍微熟悉一点西方美术史,就大致可以清楚其来路了。吴冠中说:“走进展厅,感觉很多人都是带着假面具在跳舞,并没有自己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情感。”这个问题,到现在似乎更为严重了。近年来,中国美协已成立了专门维护画家合法权益、打击假冒伪劣的机构,值得欣慰。

艺术创新虽然不是书画家的终极目标与人生价值,但从长远看创新还是值得尊敬也是值得去探索的。尽管有的画家有了自家面目后,怕市场不接受而不断重复其艺术风格上的“专利”,不愿也不敢去“变法”。开一家风气的齐白石、黄宾虹等人,后来的学习者很多,但真正有水平和影响的有几人?“似我者死!”应该不是齐白石老先生恶意的诅咒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