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画纵横网

綦江版画发展窘迫:希望在年轻人

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轰动全国的綦江版画,目前受到人才匮乏、规模偏小、利润太薄等因素的制约,尽管已开始向产业化迈进,但后继乏人,未来让人担忧。

文化艺术本就是浮躁时代的异数,受着商品经济社会的裹挟,在整个文艺走向边缘化的格局下,注定了发展窘迫的命运,拿重庆来说,譬如川江号子、大足石刻等巴渝文化独有的符号标识,也与之类似地受窘于传承的不易,变现的艰难。

从新闻来看,重庆地方政府对于綦江版画的扶植,可谓是出钱出物出力出政策办法想尽,然而,大环境使然,众多无法受市场青睐的艺术产品,都要走这种闻达乏劲、安身不能、踯躅孑孓或勉力前行的尴尬道路。

应该讲,民间文化艺术的传承,最根本的影响因素还是大环境,越是原生态的文化产业样式,越可能与这个急功近利的公众趣味不搭界,越容易渐行渐远,其发展最主要的依赖力量,还是政府的持续扶持。包括官方的高调宣传,关注和保护民间艺术工作者,包括组织与之相关的内容丰富的多重“文艺戏台”,用精神的物质的奖赏,吸引更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加入到传承民间艺术的队伍中来。还有,包括现代教育的教化与培训,高校的开设课程,往精深研究,中小学的纳入教材,将技艺普及,等等。

此外,要艺术作品能体现出价值,还需要寻求社会资本投资青睐进行商业包装,变成文化产品才有被大众消费的可能。这需要各种寻求产业化的可能性,还需要一定的营销策略,譬如,着力将民间艺术文明遗存包装成旅游热点,《芙蓉镇》捧红了芙蓉镇,《神秘的大佛》炒热了乐山大佛。更早的,还有《五朵金花》之炒热蝴蝶泉,《刘三姐》之炒热桂林山水,就是这种成功的例子。还有,要丰富产品样式,开发相关产品链,敢于类似丽江的那些散落民间的艺术高手们一样,勇敢地去艺术品市场争高下抢蛋糕,将自己这“独一份”卖个好价钱。

总之,要让重庆这块抓一把泥土就能攥出古老文明液汁的地方,其民间文艺能够薪火相传,能够留住巴渝历史文化的根,需要社会各界更多努力。其中,官方主导扶持不能松劲;必要的文艺乌托邦氛围打造必须有所作为;教育、文学、影视、动漫等不同艺术样式的包装打造,可以借力;尤其切盼的是,有着相当文艺素养的年轻人,要自觉为之担负起传承与发扬光大的使命。